快捷搜索:

因为感觉无颜面在秦阳面前现身两人开始用秘语

二圣就这样争吵之下,无法确定王洛真身,王洛有了溜走的机会。
 
    逃走的王洛,在魔气意志的指导下,开如潜入某处深山,躲起来修炼,不敢在出来。
 
    黑白二圣,前面走脱了申屠飞捷,现在又给王洛跑掉,感觉无颜面回去见秦阳。
 
    两人一商量之下,决定折回来尾随着秦阳的队伍,暗中行保护之事,算是为两人一时间的大意,进行弥补。
 
    两人才用瞬移术回来,就暗中看到眼前一幕,气得这二人都几欲出手。
 
    因为感觉无颜面在秦阳面前现身,两人开始用秘语交流。
 
    “大哥,没想到秦阳这小子,居然有这么大造化,把雷鸣这样的凶兵都收了。”
 
    “废话,要不是太浩元抢先一步,这天选之人可是你我的徒儿,凶兵认主太正常了不是?”
 
    “嗯,也是。而且秦阳身边现在又有萧四海的传承后人,应该没我们什么事了。”
 
    “是啊,我们看着便是。”
 
    两人开始默不作声,继续暗中隐藏起来。
 
    这边萧如列的话逼得白晨进退两难,加上剑奴趁机在边上添油加醋,让他认输也不是不认也不是,极为尴尬,一点没有前面的狂妄之态。
 
    秦阳这时站了出来:“怎么?你们圣光学院的人都这么磨叽?是到底要认输还是打下去?”
 
    白晨一时语塞起来:“我……”
 
    剑奴趁机又插了一句:“你什么你,大男人这么不爽快,要不认输也行,就承认你是女的,我们不会跟女人计较的。”
 
    剑奴的话,直接引来一团哄笑,白晨今天这个脸可是丢大发了。
 
    “战!”
 
    白晨终于把心一横,就算是败了,也不能辱没了圣光学院的名声,不然回去没法交代。
 
    作为圣光学院的翘楚,父亲白乐天又是学院的长老,老头子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 
    “很好,那么战!”
 
    萧如列现在手持秦阳所赐的雷鸣剑,战意正甚,听说白晨要战,他求之不得。
 
    隆~
 
    雷鸣之声,震耳欲聋。
 
    雷霆万击!
 
    只要能控制雷鸣,雷鸣大剑本身的剑灵,就足以媲美绝世强者。
 
    所以现在便算萧如列只是普通人,白晨也经不起这一剑。
 
    一招之下,白晨的长剑嘎然脱手。
 
    败!
 
    秦阳看到这个情形,上前说:“现在胜负以分,到底是谁不济,不言自明,如我仆人所说,我秦阳可以养闲人同行,但是我所带队伍当中的人,就未必,如果白晨同学能征求他们的同意,我不介意你继续与我们同行。”
 
    白晨现在已经无地自容。
 
    但是学院有令,他必须一路跟着秦阳他们回去,本来以为父亲给他挑的护卫任务是最为轻松的,哪想到……
 
    圣光学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除了实力,还要讲究对学院的贡献度,只有两者都达标,才有资格竞争学院的首席,作为长老的白乐天,怎么会不为儿子着想,给他挑一个轻松又多赚贡献度的任务呢。
 
    没有完成护送,白晨就拿不到贡献点,所以无论如何,白晨也要跟秦阳他们同行。
 
    白晨强压着心听积郁之情,说:“几位,刚才实在是对不起了,这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,你看这是我们烈火城的特产,正好与大家分享。”
 
    白晨一改前面的狂妄,开始主动巴结起来。
 
    秦阳看到眼前的一切,说:“行了,希望大家路上都团结些,今天的事情,我希望到此为止,谁要是敢再提这事,或者想借这事做文章,我绝不姑息。”
 
    “是!院长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晚上,队伍开始驻扎下来。等楚云霸归队后,明天队伍将离开定远城。
 
    在等楚云霸回来的时候,秦阳叫过萧如列,问:“如列,白天你几次跟我递眼色,甚至不惜犯险去挑战实力远超于你的白晨,你到底怎么想的,这没外人,跟我说说实话。”
 
    萧如列答:“院长,眼看大赛在即,我们要做到是隐藏真正的实力。不管是云霸也好,剑奴也好,还有战天玄及那些代表学院参赛的精英,能不暴露他们真实实力,就不要人前暴露,特别是院长您,虽然外界一直传闻你实力不济,但是这点对咱们正有好处。”
 
    秦阳这才明白了萧如列的心意。是想让他后面行事,扮猪吃虎。
 
    毕竟萧如列不知道,秦阳身上凝聚了整个位面的气运,但秦阳听了这番话,心里非常感谢萧如列,能把事情考虑得这么周全。
 
    秦阳说:“你的心意我明白,但是以后遇到切记不可以身犯险,明白吗?我若失去你这样的人才,如失肱骨!”
 
    一句如失胯骨,把萧如列说得动容,他没想到在秦阳心中份量这么重,更加决定以后好好效忠秦阳。
------------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