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秦阳吩咐一声,把南宫云暂且押回去,开始带着

秦阳看南宫云说得也算真诚,继续问:“就这些?”
 
    “是啊,就是这样,我是真没想到,我没给他开矿权,他就用这毒计害我,我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。”
 
    为了证实南宫云没有说谎,秦阳开启了《明察秋毫》
 
    南宫云并没有说谎,这一切正是王洛所为。
 
    虽然南宫云没有说谎,但是身为一个城主,他也犯有不可饶恕的罪过。
 
    “不管那骆王公子如何怀恨在心,你身为城主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先押下去,待消灭了妖兽在行处置。”
 
    秦阳吩咐一声,把南宫云暂且押回去,开始带着大家去堵妖兽涌出的源头。
 
    这时暗中跟着队伍的黑白双圣,不能坐视双双现身,加入了捕杀的队伍之中。
 
    两人到了妖兽出现的源头之地,黑圣大呼一声:“原来如此,申屠飞捷你干的好事。”
 
    因为几次给申屠飞捷用打地洞的方法走脱,这二人对他打洞的手法一清二楚,这处妖兽涌出的洞口,正是申屠飞捷的大作无疑。
 
    一听这里秦阳心里有了答案,心想一定是这样了。
 
    当日,这二人一同逃走,想必是无意间申屠飞捷打通地下时,发现外面通联的地方有妖兽出没。
 
    如今申屠飞捷不知逃到何处,留在此地的王洛正好利用了这个申屠飞捷的作品。
 
    事实上正如秦阳所猜的相差无几。
 
    王洛本来就受了魔气主人意志的召唤,想要在定远城兴风作浪,而有机会放出这些妖兽在城内横行,正是王洛想要看到的。
 
    随着二圣的话出口,白晨为了证明自己,马上说:“想来这源头一定在外围,正好可以用上我的绝招,让我来查出妖兽真正的老巢。”
 
    天外回音,疾!
 
    白晨嘴张成了喇叭形,朝着洞口处喊了起来,跟着竖起耳朵听了起来。
 
    大家看白晨煞有介事的样子,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行。
------------
 
第六十二章 杀妖兽,审城主
 
    随着白晨竖起耳朵听,他那双略显招风的耳朵,还跟着不断的来回呼扇,看起来有模有样的。
 
    不一会白晨脸带喜色,说:“找到了,离开定远城十五里外,有一座山峰,那些妖兽常年盘踞在此山上。”
 
    剑奴一脸的不屑:“不是吧,这么玄呼,就这么一听,多少里你听都听得出来,我不信。”
 
    白晨脸带得意,说:“要不要打个赌?”
 
    剑奴将头一别:“哈哈,没兴趣,我从来不赌。”
 
    剑奴的一句话,让本来还非常得意的白晨,又碰了一鼻子灰。
 
    秦阳当即下令:“云霸,你和你的人,刚才消耗过多,不宜在战斗,就留在这边把洞口封死,剩下人的跟我出城。”
 
    就这样楚云霸等人,负责把洞口找东西彻底封死,秦阳带队出城。
 
    因为随行的都是精英,能控物飞行不在话下,十五里的距离对秦阳他们来说,不费吹灰之力。
 
    前面一座大山,高耸入云,山间有云雾缭绕。
 
    剑奴揉了揉眼睛:“还真有一座大山呐。”
 
    白晨借机反击一句:“说了你还不信,我的天外回音,从未失手过呢。”
 
    剑奴白了一眼:“行行行,这次算你厉害。不过你那些都是小玩意,等会砍妖兽希望你也这么厉害。”
 
    白晨冷哼:“那是自然,要不要看谁杀得最多?”
 
    一行人到了山上,发现山上的妖兽实力,真不够几人喝一壶的,都是最为普通的妖兽,只是胜在量多,如果不是数量惊人,也不会让楚云霸他们杀得如此吃力。
 
    开始楚云霸也是看是低等级的妖兽,一时大意,才没有及时报告,直到发现事情变得有些不可控制。
 
    现在找到了妖兽的老巢,几人开始大开杀戒。
 
    随着捕杀,白晨感觉郁闷了。
 
    白晨的实力的确了得,但是他的剑法全是单体攻击,而秦阳的奔雷剑一出,直接一扫一片。
 
    剑奴知道青蚨剑一出,非比小可,没敢使用,而是直接用了破天剑,破天剑自带剑法不说,还有特技加持。
 
    原来只能单体攻击的剑招,如今也可一击击杀不少妖兽,毕竟这只是普通的妖兽,甚至连剑奴掠过的残影,都能轰杀一片。
 
    白晨却在那里郁闷地一剑一剑地砍着,偶尔发出连击才能一击最多杀死两到三头。
 
    “喂,穿白衣服的,加油啊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