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看得出来,这些人不管是身上的灵力还是气

  几人在击杀完一波之后,在那里喘着粗气,楚云霸高喊:“大家坚持一下,我已经发出求救令,大部队马上就到了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统领,我们身上的药不够了。只怕……”
 
    “少废话!”
 
    一套药品直接甩了过去。
 
    看得出来,这些人不管是身上的灵力还是气血,都已经告急了。
 
    奔雷伏魔,斩!
 
    秦阳直接祭出奔雷剑,一招奔雷伏魔之下,把周围方圆的妖兽尽数格杀,随着妖兽被击杀,新一波没有扑过来前,其他人迅速地过去给楚云霸他们疗伤和输送补给。
 
    随着楚云霸他们得到补给,终于秦阳有机会问楚云霸到底发生了何事,为什么主城之内,突然出现如此众多的妖兽。
 
    楚云霸气呼呼地说:“还不是南宫云那个糊涂蛋,一言不和就打开了地下的通道,把这玩意给招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南宫云?人呢?”
 
    秦阳没想到罪魁祸首居然是城主南宫云。
 
    堂堂一个城主,不知道保护城内的居民,居然还往外放妖兽,真是闻所未闻。
 
    “报,南宫云带到。”
 
    原来楚云霸南宫云交涉得不太愉快,后面南宫云更是去扭动机关。
 
    哪知道这机关直接开通了地下通道,后面居然有妖兽跑了出来。
 
    因为当时的妖兽并不像现在这样多,楚云霸他们还有机会把南宫云拿下关了起来。
 
    这会儿得到休整的楚云霸,一边讲着原因,一边派人把南宫云给押了上来。
 
    秦阳将手一指,全是愤怒:“南宫云啊南宫云,身为城主,居然要放妖兽出来,我今天杀了你也不为过!”
 
    南宫云马上跪倒在地:“秦院长,我也是受害者啊。都是那个骆王公子,他告诉我如果遇到危险,一按开关就会神兵天助。我也没想到啊。”
 
    “骆王公子?把事情经过如实讲来。”
 
    秦阳没想到这个毒计居然是王洛想出来的,这个可恶的家伙。
 
    南宫云开始讲了起来:“这骆王公子,为了从我这里争取到开矿权,就成天巴结我,还说他祖上精通机关术,就找人出资帮我打造了这个机关,说是以备不时之需,这机关我也是第一次用啊,哪知里面会钻出妖兽,要是知道是能把定远城搅得鸡犬不宁的害人之物,我打死也不会开启啊。”
 
    秦阳看南宫云说得也算真诚,继续问:“就这些?”
 
    “是啊,就是这样,我是真没想到,我没给他开矿权,他就用这毒计害我,我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。”
 
    为了证实南宫云没有说谎,秦阳开启了《明察秋毫》
 
    南宫云并没有说谎,这一切正是王洛所为。
 
    虽然南宫云没有说谎,但是身为一个城主,他也犯有不可饶恕的罪过。
 
    “不管那骆王公子如何怀恨在心,你身为城主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先押下去,待消灭了妖兽在行处置。”
 
    秦阳吩咐一声,把南宫云暂且押回去,开始带着大家去堵妖兽涌出的源头。
 
    这时暗中跟着队伍的黑白双圣,不能坐视双双现身,加入了捕杀的队伍之中。
 
    两人到了妖兽出现的源头之地,黑圣大呼一声:“原来如此,申屠飞捷你干的好事。”
 
    因为几次给申屠飞捷用打地洞的方法走脱,这二人对他打洞的手法一清二楚,这处妖兽涌出的洞口,正是申屠飞捷的大作无疑。
 
    一听这里秦阳心里有了答案,心想一定是这样了。
 
    当日,这二人一同逃走,想必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