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但是白晨却把嘴继续一撇,本来这身白衣

 青蚨剑灵感应到了剑奴的气息,同时也早就心里不爽这个白晨小小年纪,竟然如此狂妄。
 
    此时都恨不得直接化成人形,直接冲出去把白晨轰杀。
 
    嗡嗡!
 
    青蚨剑灵几度欲要出来,发出剑鸣之声。
 
    只是现在没有接到秦阳的命令,在那里强压着心中怒火。但是随时已经做好教训白晨的准备。
 
    按说白晨如果识趣,此时应该知难而退。
 
    他做为手上握有神兵的人,应该听得出,那剑鸣之声,分明就是剑灵发出的战意。
 
    但是白晨却把嘴继续一撇,本来这身白衣,加上尚算英俊的脸庞,被这一撇之下,变得奇丑无比。他的嘴如果在生得大些,直接都能甩到额头上去了。
 
    白晨一边撇嘴,语带轻蔑地说:“好吧,看在这位的武器已经觉醒了剑灵的份上,就把你排除在外,但是其他人嘛,呵呵,呵呵……难怪学院要派人沿途保护。”
 
    白晨如此挑衅,秦阳如果在不出手,会让白晨狂到没边儿。特别是白晨接连的两个呵呵,更是让秦阳准备暴发。
 
    白晨见秦阳要动,心想 :“哈哈,还是院长神机妙算,只要秦阳一出手,我就可以摸清他们的实力。听闻这秦阳是太浩元的徒弟,我到要见识一下,这人何等实力,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圣光学院来争。要是他们的院长也实力不济的话……”
 
    白晨所以不知秦阳的事迹,皆因太浩元收徒之后,跟那些巨头大佬有了交代,秦阳的事只能限于他们几人知道。所以现在大多数人看来,秦阳只是太浩元随便收了一个资质稍好的徒弟,并无其他。
 
    白晨也好,甚至烈火城的人,包括今年的东道主圣光学院,都没把秦阳当回事。
 
    秦阳正要出手,萧如列抢先一步出来:“主上,杀鸡蔫用牛刀?让我来会会此人。”
 
    萧如列这一抢着出手,虽然勇气可嘉,但是在场人全都知道,以萧如列的实力哪是对手,这白晨虽然狂妄跟欠收拾,但是萧如列添什么乱,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?
 
    “你让开,这人让我剑奴来就够了。”
 
    剑奴当然不会放弃教训白晨的机会。
 
    但是萧如列却说:“剑奴退后,你不过是主上身边背剑的仆人,还是让我这个正规学院的学生来吧。”
 
    剑奴听完非常不爽地说:“萧如列你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但这时秦阳看到萧如列一个眼神投来,个中深意很值得玩味,想想萧如列平时行事从来没像今天这样,这中间肯定有他的深意,马上说:“剑奴,你且退在一边,就让如列会会此人,如果连咱们学院最普通的学生也打不过,那我到要看看是谁实力不济。”
 
    剑奴虽然心里有气,但是秦阳发话,不敢不听,气鼓鼓地站在一边。
 
    萧如列赤手空拳就到了白晨面前。
 
    白晨感觉自己受到了污辱一般,一看萧如列这实力,就知道根本不是和自己一个档次的,也敢赤手空拳前来挑战。
 
    白晨一阵轻蔑投来,说:“怎么?你本来就实力低我不只一两个等级,还要赤手相博?难道你们圣域学院的学生,智商都这么感人?”
 
    萧如列微笑:“不好意思,我平时基本不怎么用武器,所以赤手空拳就可以了。”
 
    听了萧如列这话,一边观战的剑奴心中大骂:“萧如列,你是不是傻,是不是傻,对方超出你一两个等级,还跟人家赤手空拳对阵?”
 
    白晨听完,哈哈大笑:“还是找件兵器在来吧,我白晨可不跟手中没剑的人比划,不然赢了也不光彩,还说我们圣光学院欺负弱小。”
 
    萧如列双手一摊,先看向白晨,又转而看向了秦阳,说:“如果白同学非要我亮出兵器,那么主上可否借佩剑一用?”
 
    “好!本院长佩剑与君一用!”秦阳气势如虹地说完,跟着把腰身悬的雷鸣递了过去。
 
    雷鸣大剑,凶兵榜排名第一,而且此时觉醒的剑灵,内心早就不爽那个白晨。
 
    战意!
 
    冲天的战意!
 
    能排在凶兵榜第一的神兵,那气势岂是吹出来的,而且觉醒了剑灵,直接把白晨手中所持宝剑的剑灵吓得浑身发抖,如果不是白晨强行控制他的剑灵,这会肯定会化成人形,过来跪见大哥了。
 
    剑灵失控,白晨几与凡人无异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